“城阳区郭可湃全科诊所”为病人打封闭针导致病人休克,家属维权艰难

 近年来,随着监管越来越健全,社区医疗体系越来越成熟,私人诊所也拥有了诊疗资格和行医用药的资格。而误诊误治造成医疗事故的事情,也时有发生。近日,城阳上马一位普通就诊病人多次拨打报警电话和热线电话举报“城阳郭可湃全科诊所”误诊导致医疗事故引发了不小的关注。据悉,该病人原本是普通的胳膊疼,竟因打“封闭针”而休克进而演化为肋骨骨折,且骨折至今未痊愈。
​当事人医师曾协商私了,后病人出院后竟又翻脸不认。病人及家人无奈求助公众,呼吁正义人士的支持,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。
当事人的儿子孙某口述了整个过程:
“2020年10月11号,我妈妈蓝晓华,因为胳膊疼,去城阳郭可湃全科诊所就诊,医生郭可湃,建议打麻药针,一阵200元。在颈部扎针,打麻醉。导致我妈妈休克。郭可湃医生在急救过程中,又导致了我妈妈前胸三根肋骨骨折,后14日经青岛市海慈医院诊断,鉴定为肋骨骨折。

10月11日当天,郭可湃当天给我爸爸孙旭正打电话,说治疗出现了休克。因父亲当时不在家,随即打电话让我去诊所看望母亲,我接电话当场就赶去诊所,五分钟后赶到现场,当时我妈妈刚经急救苏醒过来。郭可湃描述说我妈妈刚才休克在病床上,经他实施急救,按压,拍后背,输氧气,才苏醒过来。
10月11日下午,郭可湃带我,我妈妈,一起去了城阳上马第二人民医院。中途郭可湃曾阻止我妈妈对二医的医生说他给我妈妈打“封闭针”的事实。在上马二院的诊断费用1000元,郭可湃当场给了我妈妈1000元现金。
10月13日,我妈妈感觉身体不适,给郭可湃打电话要求去更好的医院,进一步检查,以防止出现后遗症,郭可湃当场同意,带着我和我妈去了城阳人民医院。我妈妈跟城阳人民医院的医生说了打“封闭针”的过程,郭可湃也现场证实确认。后医院诊断结果为肋骨骨折,医生建议住院,长期观察。我们家人商量转到更好的医院住院治疗,于是当天就办理了转院,第二天去了海慈医院复查。城阳人民医院的诊疗费用为郭可湃全额支付。

10月14日,家人陪同下,转到海慈医院复诊,诊断结果为左侧第2前肋骨折,右侧第3、4肋骨、胸骨局部凹陷。家人认为骨折是由郭可湃治疗不当导致的。

10月14日在海慈医院办理住院治疗,11月17日出院。共花费医疗费用23169.36元,郭可湃全额支付,现场明确表示此次事件由他导致,所以愿意支付治疗费用(均有现场录音为证)。

住院期间,郭可湃曾多次协商赔偿我们损失,当时已治疗期间不方便为由,协商出院之后进行赔偿。11月18日出院之后,竟矢口否认这起医疗事故。亲口表示,肋骨是他按骨折的,颈部封闭针不是他打的,还说颈部针孔是圆珠笔点上去的,过程中都有电话自动录音为证,郭可湃居然前后翻脸不认,前后丑态实在是可笑。
后11月30日,我妈妈仍觉得身体不适,又去了青医附院黄岛院区(因为青岛的医院床位不足)。诊断结果为左侧第2肋、右第4肋陈旧性骨折表现。家人认为,郭可湃的医疗事故已经对我妈妈身体造成了后遗症。在青医附院住院期间,郭可湃再次给我妈妈打电话说这件事私了。我妈信以为真,又当时在住院,不方便处理赔偿问题,只能答应。但是12月出院之后,郭可湃只字不提赔偿的事,还推脱说让我们走法律程序。青医附院住院期间,所有医疗费用,全由我们家人负担。

郭可湃的诊所,叫城阳郭可湃全科诊所,位于上马街道育英路,全诊所只有一人工作,没有其他护士和护工。目前仍在营业,主治颈椎和腰椎病人。
我们家一家三口,父亲为二级残疾,以前母亲靠在饭店打工贴补家用,之前在三中学校里食堂做洗碗洗盘的工作。家境并不宽裕。如今母亲遭遇医疗事故,对家庭来说,是雪上加霜的打击。而肇事人郭可湃的表现,前后态度翻转,推卸责任,令人十分气愤。

我们的诉求很简单,只要当事人出面解决问题,帮我妈妈寻找正确的医治渠道,正规诊治。希望寻求法律和正义的力量,维护我们老百姓的合法权益不受伤害。”
以上均为当事人口述,当事人自述家人都是老实本分的人,本人担保全程基于事实描述,没有虚构和非法做假证。希望这个事件能得到有关部门的重视,得到正义人士的帮助,不让老实人吃亏。

浙江媒体网报道
了解更多内容点击下方链接
http://www.zjmeiti.com
 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